移动版·社会热图

82岁老人张作梓义务补路25年 如今已胃癌晚期

发布时间: 热度: 392℃ 

  82岁的张作梓义务修补马路25年,每天骑着三轮,在沈阳沿街补路。9月16日,他检出胃癌晚期。拿低保的他,负担生活费和老伴药费尚不够,却每月自费买水泥。 老人说:“我干了一辈子好事儿,现在真的干不动了……”

  老人家30平方米的小屋,几乎家徒四壁。“筑路为民”“助人为乐”等锦旗挂满墙。他本身是低保户,有两儿一女,大儿子60多岁也是租房住,在建筑工地上打工摔坏了腰;二儿子家至今还欠债;女儿患重病在治疗。家里为老伴的病已经花了不少钱。平时,留着长胡子的张作梓每天会给老伴王秀美喂牛奶,老人自己吃的是苞米面糊糊和白菜、咸菜,没有肉。他给老伴吃的是馒头和炒菜。

  2012年8月他在老伴住院期间,东陵区中心医院附近是他补的最后一段路。他说,老伴患脑梗在那里住了14天医院,每天上午,他看护老伴打吊瓶,下午老伴入睡后,他就将医院周边的马葫芦盖周围的大小坑都用水泥填上、修平。“上医院的患者,如果走夜路、开车碰到,就不好了。”再后来,老伴已经离不开人护理了,他才放弃了补了25年的马路。如今自己也倒下了,也许永远不会补路了,一想到这里,他就很难受。“我实在是没办法了,我真的绝望了,我干了一辈子好事儿,现在干不动了……”

  张作梓是低保户,刨除老伴每月几百元的药费以及生活费,根本不够花销。但就是这样,他每月也要省下二三十元买水泥,“30块钱的水泥能用半个多月”。老人的腿有静脉曲张,手指一按一个印儿。后期担心路面滑,补路的时候不得不带上一根拐杖。“我不想给国家添麻烦,我能干活就干点儿活儿,干不了了,我捡点儿破烂儿卖也能换俩钱儿。”他说。自己这么困难为什么还要自费补路呢?说到这老人哭了,“我是从旧社会过来的,从心窝里觉得咱新社会好,尤其是这些年更好。我要报答国家报答社会”。1987年张作梓全家来沈阳,就在这附近承包了块菜地,“当时去菜地的路都是土路,不好走,菜也运不出去,我是为了我的菜能运出去去修路,但没想到路修好了,大家都夸我,我心里热乎乎的,从那以后,只要见到路不平,我就修。”

查看更多热门图片